- 溶瘤療法



癌症新知-溶瘤療法(Virotherapy)

早在1960-1970年間,一名Latvian的科學家Aina Muceniece發現,最常在健康孩童的小腸可以找到的ECHO-7病毒,竟然可以將癌症腫瘤摧毀並消滅。可惜的是,此一重大發現,在當時並未被大部分醫師們所接受,歸咎原因在於大部分醫師們還是對於病毒(virus)有非常負面的刻板印象,且當時候的研發技術上尚有其困難之處,然而,由Aina Muceniece所領導的醫療團隊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實現以病毒抗癌的理想,並且持續地推動活體外及活體內的臨床試驗,其中接受治療的癌友們超過兩千多位,幾乎沒有任何癌友們有出現臨床上嚴重的副作用,甚至沒有副作用的產生,此一醫療界上的成功,也終於在2004年於Latvia註冊申請成功,成為國家史上、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被政府機關批准的溶瘤病毒(oncolytic virus) ------- 溶瘤療法(Virotherapy)。   
在我們所有抗癌醫療方法之中,溶瘤療法(Virotherapy)是屬於新的療法。 

這項療法的原理,在於將透過實驗室減毒處理過後的溶瘤病毒(Oncolytic Virus),針對專一性搜尋目標(Targeting)感染癌細胞(Oncoselective infection),開始於癌細胞體內複製(Replication),而後釋放訊號,活化身體內的免疫機制,最後進行溶瘤反應(oncolysis),殺死癌細胞。

抗腫瘤反應(Antitumoral effect)

直接抗腫瘤反應: 溶瘤療法的直接抗腫瘤反應與趨瘤性(oncotropism)和溶瘤性(oncolysis)有關。
 趨瘤性(oncotropism)是指溶瘤病毒會專一性地搜尋並感染癌細胞。
 溶瘤性(oncolysis)是指溶瘤病毒會在癌細胞內複製,並將其殺死。 溶細胞(cytolytic)反應具有選擇性,只會專一性針對惡性腫瘤細胞(Malignant cells),而不會損害正常組織細胞,並且會促進自身的特異性免疫,來對抗它。 

間接抗腫瘤反應: 溶瘤療法的免疫調節反應(immunomodulatory activity),與淋巴組織及淋巴結中的免疫細胞活化有關。在活化免疫反應的過程中,對抗腫瘤相關抗原(tumor-associated antigens),會產生腫瘤的免疫排斥,並引發癌細胞凋亡(apoptosis)。
Responsive img

安全性(Safety)與負擔性(Affordability)

與傳統化學治療的原理不同,溶瘤療法為非人工基因改良(non-genetically modified)之無致病性(non-pathogenic)的溶瘤病毒,而且只會專一性地殺死癌細胞,而不會傷害身體正常細胞。 自1988年以來臨床經驗顯示:沒有發現任何嚴重的副作用。低於10%的機率會有輕微體溫上升至37.5℃,且為暫時性地持續1至3天,不需要特別做治療處理。 
標靶藥物與免疫療法因其製造方式及成本考量,癌友們需要負擔大筆醫療費用,且有特殊性副作用的風險,諸如:肝毒性及心臟毒性…等等。因此,絕大部分的癌友會選擇忍受化療的副作用,像是大量掉髮、嘔吐…等等。
至於溶瘤療法則明顯來得安全許多,負擔醫療費用也與化療費用接近,可說是癌友們治療選擇的一大福音。
根據國外發表的最新臨床研究結果,已有多項合併用藥治療顯示有良好效用,包括與傳統化學藥物(Chemotherapy)、標靶藥物(Targeted therapy)、免疫檢查點抑制劑(Checkpoint inhibitors)…等。 合併用藥治療可避免單一腫瘤治療產生的抗藥性問題,且經實驗證明發現,同時給予多種療法可降低復發的機會。

2018年11月,於第11屆國際溶瘤治療大會上 (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Oncolytic Virotherapy),科學家們證實:使用溶瘤療法(Virotherapy)搭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(例如: anti-PD1用藥),對於抑制腫瘤反應,有大幅提升62%的效果,此結論更為癌症最新的免疫治療寫下嶄新的一頁,並且提供癌友們治療癌症上的更多選擇。
時下動態與未來光景
 2004年,世界上第一個病毒藥物在歐洲國拉脫維亞核准上市,此藥物用於治療晚期皮膚癌病患,因其療效顯著,時至今日,在拉脫維亞有75%以上的皮膚癌病患都使用此療法,在2015年更被列為診治皮膚癌及黑色素瘤(melanoma)的國家臨床治療指南(national guidelines)。  多種病毒陸續被用於癌症臨床試驗,包括腺病毒(adenoviruses)、脊髓灰質炎病毒(Poliovirus)、克沙奇病毒(Coxsackie virus)、腸病毒(enterovirus)以及泡疹病毒(herpesvirus)…等。 根據美國臨床試驗資料顯示:目前已超過15個溶瘤病毒藥物在臨床試驗階段,分別針對腦癌、胰臟癌、膀胱癌、前列腺癌、頭頸癌及皮膚癌等多種癌症,預計未來幾年溶瘤病毒藥物將有機會陸續進入市場。 溶瘤病毒已為癌症醫療帶來新的視野,合併免疫檢查點藥物,更使溶瘤病毒在癌症腫瘤治療領域上占有一席之地。近年來,由於各國藥廠積極開發動作頻繁,顯然看出其潛力;而台灣的醫療蓬勃發展,近來藥物種類推陳出新與國際接軌,更讓許多癌友燃起重生的希望。癌症溶瘤療法是一種新興的治療模式,是當前癌症治療領域前景看好的研究方向,也是癌症治療未來發展的新希望。 

 參考文獻: 
The advent of oncolytic virotherapy in oncology: The Rigvir® story. Eur J Pharmacol. 2018 Oct 15;837:117-126 
Multimodality treatment of a colorectal cancer stage IV patient with FOLFOX-4, bevacizumab, Rigvir Oncolytic Virus, and surgery. Rep Gastroenterol. 2018 Aug 23;12(2):457-465 
Melanoma unknown primary brain metastasis treatment with ECHO-7 oncolytic virus RIGVIR®: a case report. Eur J Pharmacol. 2018 Oct 15;837:117-126 
Long term treatment with the oncolytic ECHO 7 virus RIGVIR® of a melanoma stage IV M1c patient, a small cell lung cancer stage IIIA patient, and a histiocytic sarcoma stage IV patient‐three case reports. Front Oncol. 2018 Feb 26;8:43 
Effect of the oncolytic ECHO-7 virus RIGVIR® on the viability of cell lines of human origin in vitro. APMIS. 2016 Oct;124(10):896-904 
Adapted ECHO-7 virus RIGVIR® immunotherapy (oncolytic virotherapy) prolongs survival in melanoma patients after surgical excision of the tumour in a retrospective study. Melanoma Res. 2015 Oct;25(5):421-6 
A Case of Stage IV Chromophobe Renal Cell Carcinoma Treated with the Oncolytic ECHO-7 Virus, Rigvir®. Am J Case Rep. 2019 Jan 12;20:48-52. 

圖片
名稱
單價
數量
小計
圖片
名稱
加購價
數量
小計
合計 :